over and over

可是、可是、可是

☆文笔烂


☆唯遥唯


要是只是失去了一个手电筒就好了。


要是我在那之前就上山就好了。


要是我没有和「她」去看烟火就好了。


要是、要是、要是……


可是、没有要是。



—————————————————————————————


每天都把希望寄托于时间的冲洗,自己却根本无力去忘记不论是那只空荡荡的袖管还是已经掉了色的头绳都无时无刻彰显着那段过去的存在。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闭上了眼依旧还是那天花火大会,手掌里似乎还残留着「她」的体温和手电筒冰凉的触觉,五彩斑斓的烟花绽放,映衬着「她」。美好的回忆和钻心的痛楚顺着脊椎爬上鼻梁。


啪嗒。


可是、小唯已经不会回来了。


—————————————————————————————


小遥?


「她」轻轻碰碰小遥的指尖。数着小遥和自己的年龄差失落的低下头小声道,


我在呀。


“你是……?”
小伞灵诧异的伸出一只手触碰水面。
“嘘。”
小鬼魂用指尖对上指尖。

“我们的距离不过咫尺,我却始终无法拥你入怀。”
“我们要是能回到满天烟花的那个晚上该多好。”
cptag补档

想要看她们回到最初。

太难看对不起。
很喜欢她俩。而且求问cp名。

“No need to talk.”

【伽小】隐瞒

        “你真的没有什么事瞒着我吗。”这是小心想问伽罗的。
———————————————————
          “……唔。”小心慢慢拿开捂着眼的手,从窗外飘进眼里的阳光晃的人晕乎乎的。
        “伽罗……”声音突然一个急刹车。小心想起来了——伽罗,
       已经牺牲了。
       “小心,怎么啦?”一抹莹蓝色在阳光下染着些许金,就从远处轻轻的落在了小心的床边。
        那是小心最熟悉不过的人了……他那么熟悉,有那么陌生。小心的呼吸急促起来,“伽、伽罗!”手往伽罗手边挪了挪刚好碰到,“你……”
       “怎么啦,小心。”伽罗笑眯眯的,就像……就像以前的伽罗一样。
       啪嗒。
       “!小心!哪里不舒服吗!”伽罗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没有。”小心默不作声的抱住了伽罗。
       如果这是梦,
       我希望我永远不要醒来。
———————————————————
       滴——滋滋——
       “博士……如果小心再不醒来,可能会……”甜心紧张。
      咔。
      “!!!小心……”
      “博士,”
       “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